公餘偷閒 苦練鐵腳奇蹟

文.陸奇

 新聞界常言道:「鐵腳、馬眼、神仙肚。」觀察力要隨時間及經驗增進,也看個人的悟性。筆者雖能抵渴捱餓,但不是一隻駱駝。用生命值硬接,精神錯亂的情况下,出錯風險自然有。唯獨「鐵腳」這回事,苦練可以突飛猛進,追9條街也不面紅耳赤,需要的只是公餘的三兩個小時。由那些年跑學界,到大個仔10K、半馬拉松拾級而上,長跑伴隨筆者成長。大人常說由求學過渡到職場,生活需要取捨。見證過昔日戰友日漸疏遠,慶幸自己換跑道後仍然有得跑,更可以在全馬挑戰各界高手。

 體育組工作時間並非「朝九晚五」,周末更忙得不可開交,想跑30K以上的長課備戰,還要熱身、拉筋放鬆同冲涼食飯,只能留待平日。可幸每周假期,基本上都是我們自選日子,若非周末有約,平日分開兩天放假是筆者理想選擇。有這兩天的練習基礎,要完成42.195公里全馬,避過中途上岸搭巴士並不難。不過,僅僅完成比賽不足以滿足筆者,就如自己也希望每篇新聞可以盡力做得最好,即使距離「千金先生」組仍有距離,但要力求進步,速度課便不可少。而運動場打烊後,報紙才剛排完版,練「烈陽神功」,然後去「返工」,是筆者少數選擇(另一選項為懶惰唔跑)。惟有了工作後顧,當然還是那句老話,要量力而為。儘管經常譏笑喜歡長跑的人是「自虐狂」,也要免得過勞而真的愈跑愈病,練完得不償失。

 練習不難遷就,畢竟有空餘時間便可以,但比賽才可一試身手。惟因天氣及土地問題,香港的路跑比賽總愛天未光便開始,而筆者不吃消夜,也要凌晨才回到家。試過玩命通頂再落場,但發覺狀態確實不佳,唯有勒住跑,白白浪費報名費,慢也是意料中事。經一事,長一智,為免暴斃於人前,體育新聞變成一則墳場新聞,賽前請假還是必須的。不過,要從周六凌晨4點「撻」落牀,到24小時後(盡量)自然醒,如何晚睡早起也身體好,食無定時下賽前「上夠碳」,其實相當考功夫。比賽後的恢復反而較簡單,除非不良於行下還要「跑」新聞,在編輯崗位或是能夠企定定的採訪,伸腳拉筋放鬆的機會甚多。記得有一次賽後拿行李,旁邊有人催促,嚷着要「趕返工」。其實放下跑手身分後,大家都會回到自己的生活,不過縱使自知天資不足,難成為「陸王」,在賽道上仍會有堅持的目標,創造屬於自己的奇蹟(這也是「陸奇」這個名字的由來)。

原刊2019年1月17日《明報》副刊世紀版「編輯室手記」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