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差只能看日出

文.張曉冬

 自10年前起,每年1月到瑞士日內瓦採訪SIHH高級鐘表展,成為我工作的一部分。親戚朋友常說:「你就好啦,出差瑞士真令人羨慕。瑞士風景好靚,可以食朱古力、芝士火鍋……你去表展,買表是不是便宜點?」

 這是一般人的誤解。每年到SIHH表展採訪,其實比香港工作更忙碌。表展會場設於日內瓦機場附近,酒店也在接駁車5至10分鐘車程內。如果以香港來比較的話,可以想像成住在機場附近的酒店,而工作會場是博覽館。每天基本上就是早上9時入會場,發布會、採訪、拍攝等一個接一個,直到晚上七八時才離開會場。

 你可能會想:「那沒問題吖,收工後可以出去食飯行街?」對不起,那裏不是香港,除食肆及部分超市外,店舖6時左右已關門(順帶一提,星期日也是關門大吉的),我們住在機場旁邊,出市區要半小時,基本上大家也情願留在酒店餐廳醫肚,然後快快回房間處理香港的工作。能夠欣賞瑞士美景的時間,就是每天因為時差令我們過早起牀而一定看到的日出。

 時移世易 萬變不離「根本」

 當我們常說香港生活水平貴,日內瓦(住屋以外)的生活水平其實比香港還要貴,普通在外面餐廳吃飯,每人大概要60瑞士法郎(匯率約為1瑞士法郎兌8港元),半小時的士車程也是60瑞士法郎左右。相比交通、食物價錢約為香港兩倍,各腕表品牌的瑞士定價倒是跟香港沒有兩樣——全球化下,國際高級品牌的產品價格早已劃一;而大家未必知道的是,有很長一般時間,香港是瑞士腕表出口最多的市場,直到最近才被美國超越。香港一個城市能夠跟整個美國匹敵,地位可想而知,亦因為如此,大家在香港找到特別版腕表和新表的機會可能比在瑞士更大。

 過往10年,包括鐘表的奢侈品牌也受惠於中國發展勢頭,但近一兩年已顯著放緩。當下除了品牌要扭盡六壬刺激生意,表展主辦單位也一樣落力。SIHH開始邀請獨立製表師品牌參展,在原本只為業內人士而設的展覽增設公眾時段,並加插互動、social media friendly的節目,目的是要吸引消費者。這也跟出版業相似。市道轉變,大家都在摸索digital marketing的路。每次表展中總有製表師示範機械腕表製作,或許也是啟示:世代怎樣變都好,其實都離不開這些「根本」,做好本分是應對轉變的第一步。

原刊2019年1月31日《明報》副刊世紀版「編輯室手記」

Scroll to Top